首页ag平台官网注册 › 7省联合浮动千里追查缉拿侦查破案特大跨国拐卖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农妇案

7省联合浮动千里追查缉拿侦查破案特大跨国拐卖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农妇案

神色慌张的女子,哭闹不停的婴儿,让出租司机起了疑心。随着他报警,一起特大拐卖、收买儿童案浮出水面——

新华社北京7月14日电家庭是社会和谐的基石。然而因为人口拐卖犯罪,多少幸福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团圆梦难圆。

七省份联动 千里追缉——一起特大跨国拐卖越南妇女案侦破始末

罪恶的“生意”

离家的路有千万条,回家的路却只有一条。近年来,中国公安机关利用互联网平台发动“全民反拐”,组织专项行动化解打拐难点,跨国合作铸就打拐防线,逐步构建起一张严密的社会安全网,让“天下无拐”不再遥远。

历时200余天、七省份联动、行程上万公里,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75名,解救被拐越南籍妇女32名……

史兆琨

“互联网+打拐”发起全民总动员

2015年9月,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蒙自站派出所民警在蒙自站查获一起拐卖妇女案,并以此线索延伸侦查,在河南、安徽、山东、河北、江苏、江西以及云南公安机关协作配合下,经过200余天艰苦作战,抓获犯罪嫌疑人75名,解救被拐越南籍妇女32名,摧毁一个七省份人员相互勾结,以旅游、打工为名,长期从云南边境将越南籍妇女拐卖到内地的特大跨境、跨区域犯罪团伙。

两名犯罪嫌疑人辨认位于峰峰矿区的拐卖、收买儿童的出租屋

2016年12月11日,福建省泉州市南安市居民王某琴被两名骑摩托车的男子当街抢走3个月大的儿子。王某琴报警后,案发地周边群众的手机很快就收到了被抢男婴信息的推送,孩子的体貌特征和嫌疑人的监控画面也随即通过微博广泛传播。仅7小时后,涉案的6名犯罪嫌疑人便被全部抓获,被抢男婴得到解救。

车站怪异“夫妻”牵出特大拐卖团伙

ag平台官网开户,“当时觉得她们两个人抱着一名不停哭泣的女婴特别可疑,于是在途中收费站,我借机下车,让收费站工作人员帮忙报了警。”出租车司机彭某回忆道。

男婴的迅速找回,得益于去年5月上线运行的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这个被誉为中国版“安珀警报”的系统,能够第一时间将儿童失踪信息通过新媒体和移动应用终端推送给周边群众,协助公安机关尽快找回失踪儿童。

2015年9月2日,蒙自火车站进站口,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蒙自站派出所的查缉民警正依序核查进站旅客身份和车票信息。

2017年9月27日下午2时,河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总队邯郸支队磁县大队接警后,随即将出租车上的两名女子当场控制。经侦查讯问,一起横跨多省、20余名人员涉案的重大拐卖、收买儿童案开始浮出水面。

据悉,为了扩大接收人群的覆盖面,系统接入了手机淘宝、腾讯QQ、百度、今日头条等移动应用程序。儿童失踪1小时内,相关信息将被推送给半径100公里地域的人群;失踪2小时内,推送半径200公里;失踪3小时内,推送半径300公里;超过3小时的,推送半径达500公里。

9时55分,一名年轻女子左手拿着车票,右手提着包,两眼茫然地左右张望,随着人流向进站口移进。

“目前已到案犯罪嫌疑人22人,捕后在逃4人,涉案15名儿童,已解救9名。目前,该案正在审查起诉。”2018年4月28日,河北省磁县检察院办案人员透露。

男婴被抢案件的办案民警表示,本案的信息通过发布平台推送以后,派出所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先后有数百名群众提供线索,对案件破获起到极大帮助。记者了解到,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上线一年来,累计推送信息1100亿条,共发布1317名儿童失踪信息,将近5亿人次接收过推送信息,找回儿童1274名,找回率达96.74%,体现了“全民反拐”的巨大力量。

“同志,请问你的车票是在哪儿购买的?”由于女子手中车票和证件不一致,民警向她询问道。民警连问了几遍,年轻女子像没听见,两眼茫然。

“出租车上的女婴是第九个”

“这个发布平台兼具权威性和真实性的特点,形成了与广大群众的良性互动。”公安部刑侦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对于广大群众提供的儿童失踪线索,平台第一时间部署涉案地打拐民警进行即时核查,确属失踪的,积极督促涉案地公安机关尽快找回儿童;失踪儿童已找回的,将失踪原因及找回情况及时反馈;属于谣言的,将通过平台及时辟谣。

“哦,她……她……她是我媳妇。”当民警再次询问女子时,紧跟女子身后一位操山东口音的中年男子急忙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我买过一个女婴,就是现在的女儿胡小静。”河北省磁县某村村民李庆霞啜泣着对办案检察官说。

难点问题攻坚筑就打拐“铜墙铁壁”

“你们是来旅游的?”民警问道。

李庆霞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出车祸去世了,另一个智力有问题,她一直想着抱养一个女儿。2015年12月,丈夫的叔叔胡忠说,有人在为女婴找买家,“不会低于6万元钱”。尽管家里不宽裕,李庆霞和丈夫还是决定凑钱。

边远地区“外籍新娘”买卖屡禁不止、操纵流浪儿残疾人乞讨犯罪团伙成城市管理“老大难”……如何啃下这些贩卖人口犯罪中的“硬骨头”,考验着相关部门的打拐决心和治理水平。

“哦,不是……哦,是的……”男子抢先回答道。

第二天下午,在邯郸市峰峰矿区彭城镇附近的一间小平房里,一位身形略胖的女子指着身旁40多岁的女子对李庆霞说:“这是孩子的姥姥,这个女婴是她大女儿生的。”李庆霞看着床上的女婴问:“孩子的出生证明在哪?”对方答:“私生女,在家生的,没有出生证明。”

中国在行动——

“他是你丈夫?”民警继续询问女子。

李庆霞和丈夫斟酌再三,先付了5.5万元,剩下的5000元,回家确定孩子没问题后通过银行卡付清。“他们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人也不清楚,都是通过叔叔胡忠和对方联系。”李庆霞说。

2016年,我国公安机关在中越联合打拐行动中破获案件18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90名,解救越南籍妇女207名、儿童1名;在中缅联合打拐行动中,破获案件4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7名,解救缅甸籍妇女44名、儿童1名……据悉,我国现已和越南、缅甸、老挝、柬埔寨签订政府间合作反拐协议,并建立了8个边境地区打拐执法合作联络官办公室,及时开展交流情报信息。目前,中国公安机关与越南、缅甸等国警方多次组织开展联合打拐行动,铲除了多个境内外拐卖人口的犯罪团伙。

“她……她听不懂汉语……”男子神色紧张。

经过侦查,和胡忠对接的男子名叫张涛。李庆霞收买的女婴,只是张涛拐卖女婴中的一个。“先后共卖过9个孩子,都是女婴。”在邯郸市磁县公安局看守所,张涛告诉记者,在出租车上被报案后解救的那个女婴,是他拐卖的第9个孩子。

此外,为有效遏制拐骗中国妇女赴境外强迫卖淫犯罪,中国公安部继2016年与西班牙警方开展联合执法行动解救出29名中国籍受害者后,又于今年6月派工作组赴奥地利开展打击拐卖人口犯罪联合执法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解救中国籍受害者11名。

一个听不懂汉语的年轻女子,一个外地口音的男子,答话语无伦次……这引起了民警的注意,俩人被民警带到了值班室。

被问及是否亲自照看这些女婴时,张涛摇头:“主要是曹氏姐妹负责照看,我只负责联络。”张涛说的曹氏姐妹,是峰峰矿区彭城镇人,姐姐曹琴在丈夫去世后,由于没有工作,平时靠说媒挣点生活费。而妹妹曹灵,则是开头提到出租车上的女人之一,另外一位名叫“南妹”。

一方面,建立跨国警务合作机制,围堵人口买卖犯罪的源头;另一方面,发起专项行动集中攻坚,严惩幕后操纵人员。

经查:男子叫谭某某,今年39岁,山东甄城县人。女子是越南人,系谭某某于9月1日在河口瑶族自治县一村子里通过2名“黑摩的”司机以8万元价格非法买来,准备带回山东老家做媳妇。

“这些孩子都是从‘南妹’手中买的。”张涛说,他和“南妹”相识于2015年6月,“当时我去邯郸找一个媒婆,在邯郸市第四医院旁边等媒婆时,听到几个人在讨论抱养小孩的事儿,‘南妹’用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主动问我,有没有人要领养小孩,可以联系她。”张涛便和“南妹”互留了手机号。

2015年11月至2016年10月,公安部组织指挥四川、吉林、甘肃等13省区市公安机关开展了打击拐骗操纵聋哑人违法犯罪专案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64名,解救被拐聋哑人98名,摧毁犯罪团伙75个,破获各类违法犯罪案件859起。近日,四川省南充市公安机关又破获一起犯罪团伙拐骗操纵聋哑人流窜各地从事扒窃犯罪活动案件,目前已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解救被拐骗操纵聋哑人6名。

案情迅速上报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刑警支队,侦查员立即对谭某某进行突审并展开侦查。

一个多月后,张涛接到了“南妹”的电话:“现在有一名女婴,你帮我问问有人要吗?”张涛就此开始了买卖婴儿的“生意”。找到买家后,“南妹”坐大巴车从广西赶过来,在京港澳高速磁县服务区和张涛碰头后,即刻与买家见面,第一个孩子在6万元钱的现金交付后找到了新家。

同时,公安机关深化来历不明人员摸排比对工作,对街头流浪、乞讨卖艺的,被强迫违法犯罪的,民政部门福利、救助机构收助的等来历不明人员进行全面摸排。对暂时找不到监护人的流浪乞讨未成年人,一律采集DNA信息后护送到救助管理站。

9月7日,侦查员在河口瑶族自治县将涉嫌拐卖犯罪的2名“黑摩的”司机抓获。二人交代,拐卖给谭某某的越南籍妇女是通过他们介绍向河口的一对邹姓夫妇购买的,并且在云南中越边境有多名中国籍人员伙同境外人员长期将越南籍妇女拐骗入境,拐卖到内地多个省份。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ag平台官网开户 https://www.indiempire.com/?p=199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